教你如何成为丧逼

弃号

【无差】日记

#日常发刀子#

不好意思还是刀子



*相爱不能相守(终于不是求而不得了)
*第一人称
*我觉得ooc了
*一发完


part·1
林涛最近很黏我。
在局里没案子时整天的泡在法医办公室,有案子出现场也是亦步亦趋的跟着我,每次分开之前都要在我这偷个吻再走。在家更甚,简直像是连体婴。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
还不错。

part·2
他不再像前几周那么黏我了,但是总是一副很忧愁有心事的样子,我有点担心。林涛安慰说是我想多了,他说他想要我给他做一套西装,我答应了。
我选了一匹宝蓝色的料子,私心觉得很适合他,不过在完工之前,我是不准备给他看的。
他一脸期待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的我想笑,又被他发现之后,耳鬓厮磨了好一阵子。

part·3
刑警队的人这阵子好像有什么新发现,一直在调侃林涛,我问他他也不告诉我,只说是“那些混小子的荤话”而已。
然而还没等我摸出什么头绪来,这件事已经平淡的揭过去了,看来确实是林涛说的那样。

part·4
今天林涛反常的拉我出去逛街,他是知道我一向最讨厌这种无意义的活动,今天却不论如何都要拉我去。
我仔细确认过了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却还是拗不过他,跟他去了。
果然步行街上还是我最讨厌的嘈杂,他借口怕我俩被人流冲散,一直紧握着我的手不放开。
傻子。

part·5
我们分手了。
是我提出来的。那天他早上急急忙忙的赶出门去,可昨晚他还说今天要拉我去看电影,我觉得奇怪,就跟了出去。
当时我还因为最近越发的疑神疑鬼,在心里唾弃了自己好一会。

直到我看到他在和一个女孩子约会。

part·6
那天晚上他带着满身的疲倦回来之后,我踌躇了很久,还是提了分手。
他又惊又怒,先是问我怎么了,紧接着又质问我为什么开口就要放弃。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私心觉得我跟踪他到底是不道德的,可除了这之外我再无其他理由。
我沉默了很久还是说了。

然后他哭了。

part·7
其实我心里明白得很,他不是那种会劈腿的人,那个女孩子多半是他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可我虽心里明白,却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我宁可在他心里落得一个“不体贴没情商骄傲蛮横”的形象,也不希望他再接着留下来了。

part·8
当初我们在一起,是林涛告的白。
我想,这世上所有人在得知自己深爱的人也爱着自己时,那份喜悦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吧,我也不例外。
可我却硬消磨了林涛一个月,到最后实在不舍看他失魂落魄才答应了。
我是一早就知道我们不能长久的。和他在一起后也是抱着“这种日子过一天赚一天”的念头安慰着自己。
可当离别真的到来,难过却半分不少。

part·9
父母早亡,只我一人孑然一身的独行在这世上,我是可以什么都不顾的。
林涛不行。
他是有父母,有亲人的。我们在一起五年,他也就向他父母宣称了五年的单身。我猜,今日这种相亲绝不是第一次了。
可他从未向我提起,只是不希望我难过,而自己又承受了多少的压力。

我不曾知道。

也再没机会知道。

part·10
林涛以前总是叫喊着总有一天要带我去见他父母,于是我也常听他提起。
他母亲是有心脏病的,受不得半点刺激,平日里林涛即使是受了点小伤都不敢回家吃饭,更别提像我们这种
——“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了一个男人”的巨大刺激。
况且我们俩又都是公职。在中.国若是爆出公职人员同性恋这种“丑闻”,后加上我“罪人之子”的身份,风波不知会有多大。

我万万不能再拖连他了。

林涛这么好,他不应该和我一起在这荆棘丛生横尸遍野的禁区里蹒跚前行。

part·11
我和林涛一向是默契的,我既提出了分手,就不会再有半分挽回的余地,当天晚上就收拾了几件衣服离开。
我坐在平日里我们彼此偎依的沙发上漠然的看着他一言不发的收拾东西又一言不发的离开。
并非不想在最后的时候和他有些接触,只是全身的力气都用来强忍着不说出挽留的话,再做不了半点动作了。
我不能有半点的迟疑,林涛是很敏锐的,如果被他察觉了我的留恋,那之后不论我再怎么做他也不会离开我了。
我不能这么自私。
自私的留下他。

part·12
距离我们俩分手已过了半月有余,而距离林涛的婚礼,只剩下不足半个月了。
我原以为他不会邀请我的,或者找个我出差的日子办了婚礼,没想到这回我第一次猜错了他的想法——他邀请我做伴郎。
大抵因为我们分手了。
我一面想参与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环节,然一想起他要和别人结婚了,又不由得心痛,想不顾一切的挽回他。
明明下定决心做了对两个人都好的选择,却又不停的后悔,埋怨自己。
什么时候我已经软弱到了这种地步。

part·13
大宝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和林涛在一起了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知道我们分手了的人。
我没敢告诉她为什么分手,怕本来就不坚定的心被她一鼓动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于是她也就在林涛给了她婚礼喜帖之后完全的误解了一切,不停的跺脚为我不平,甚至还有一次拍案而起就要去找林涛算账。
我花了很大力气去安抚她却被她贴上了个“痴情种”的标签,又连带着加深了对林涛的怨念。
可我不能解释。
至少现在不能。

part·14
我纠结了很久之后,用快递把那身西装送给了林涛。

part·15
最后我还是去了林涛的婚礼,做了他的伴郎。
临到场之前,我的脑子里又开始不受控制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画面。
林涛……会不会突然的悔婚?
接着这个荒唐的念头我居然真的开始思索他拉着我的手说悔婚之后的情形,又把自己感动到了。
我真是越来越无可救药。

part·16
我在现场见到了林涛的女朋友——啊不对,是林涛的妻子。
观察了她一会儿,发现这个女孩印证了五年前他说过的那句话,果真是温柔可人,没有半点伶牙俐齿刁蛮任性的样子。
和我是两个极端。
看到林涛从远处走过来,我赶紧移开视线,毕竟一直盯着别人的老婆看绝对是不合适的。

然后我发现他穿的是我送给他的那身西装。

和我身上的是“情侣款”。

part·17
仪式开始,我站着林涛的身后,看着他从他岳父手中接过他妻子的手,看着他们交换戒指,看他们喝交杯酒,看着他们接吻,看着林涛嘴唇微微开合说
“我愿意。”
我笑着装作捂嘴的样子,轻轻的吻了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
和林涛脖子上带的项链是一样的。

他没看见。

part·18
我们终于也一起带着同样的戒指走过了婚礼的红毯。
林涛,
答应过你的 ,
我都做到了。


“我愿意。”

我心底有个声音在这么说。

END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