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如何成为丧逼

弃号

【友卯】鸩饮之欢(三·下)

14岁的郭得友带着8岁的丁卯在乱世艰难生活的故事。
# 和亲亲三岁的联文
# 大概周更
# 一人一章

【 这章真的非常努力在写了´_>`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听着从前面车厢传来的一声声“都别动!找人!”郭得友心里一凉,面上还是勉强维持着常态,只是放大的瞳孔暴露了他的紧张和恐惧。
他们所在的车厢里还没有人到达,正处于一片混乱,顾不上解释郭得友一把扯起丁卯猫着腰窜向后几截车厢。

趁没人注意两人跑进了火车厕所,郭得友把丁卯抱进最里面一个隔间里锁上门,堵住丁卯一肚子的疑问开始交代临时想出来的计划:
“你乖乖待在里面不要动,外面有什么声音你都不要出声更不要出来。那些人又追来了,我们得想办法跑,明白吗?”
果不其然丁卯听后小脸一白,惊恐的睁大眼又用手捂住嘴疯狂的点头表示明白。
郭得友看他点头就接着说:
“就算一会他们要动我,你也不要管,乖乖待在里面。但是如果他们开始一个个打开隔间了,你就准备从这里跳出去!不要管我,明白吗?!”
话毕郭得友拉开了厕所的窗户,那个大小只能供丁卯这种小孩穿过。
于是他又欲盖弥彰的添了一句“相信我,我会没事的。”

郭得友说完时已经双目瞪圆,额头脖子上青筋暴起,整个人汗如雨下 不停地颤抖。
他怕极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愿意为了这个小屁孩冒生命危险远走他乡,但是当他看到丁卯惊恐的样子后,就无比的想这么做。
郭得友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是丁卯的安危亦或是自己的安危?没人知道是什么冲动使他做出这种选择,郭得友不知道

丁卯也不知道。
他只能疯狂而又沉默的点头,尽力让自己不会拖他后腿。明知道自己是个累赘,却不敢开口让郭得友放弃他,恐惧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一切。
我不想死,丁卯颤抖着哭泣着,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向郭得友道歉,为他带来的所有麻烦甚至生命危险而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郭得友……对不起……
我只是不想死。

听着外面骚乱的声音越来越小,郭得友拉开门走进了另一个隔间,又刻意锁上了门。
他在为丁卯吸引注意力,乞求能让他们成功的掩耳盗铃瞒天过海。

“介里面四嘛地儿啊?”
一口纯正的天津话飘进了郭得友的耳朵中,他认识这个声音的主人
——警局队长付来勇。

确认来人身份的一瞬间郭得友是松了口气的,付来勇这人平日里格外的不要紧,比起其他人而言,他来搜查自己和丁卯跑掉的几率更大了一点。
但是也不是百分百,郭得友想起了师傅和他在一次闲聊中提过的
“付来勇这个人不简单。”
他摸不准自己师傅的这个“不简单”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付来勇不像表面那么不要紧,还是说他有背景?
不论哪种都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只能寄希望于这是师傅随口说的,不做数。

然而事与愿违。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这次他也没能撞上那一二的大运,付来勇带着虾摸海和大楞头走了进来。
“都给我出来!警察办事儿,都要点紧的啊!”
四下一片寂静,刚刚那阵骚乱已经惊跑了厕所里的人,现在除了郭得友和丁卯剩下的隔间全是空的。
“那个关着门儿的,是哪位爷啊?还要我付某人亲自请您出来不成?!”
郭得友知道他在说自己,还是选择默不作声。
“虾摸海!去,给我把门撞开!”
“是!”
脱了裤子,郭得友一把推开隔间的门,到是把付来勇吓了一跳。
“长官!长官,是我,郭得友。”
郭得友一边提自己的裤子一边陪着笑。
“恁么是你小子?”
“额……”
付来勇摸着下巴一瞪眼,
“还不赶紧说!信不信我逮捕你?”
“我说我说!我这次出来是为了找我师傅的,我师傅他前两天就失踪了……”
“嘛?!郭老师傅失踪了?你逗我玩儿呢是吗?”
“哎呦真不是,”郭得友哭丧着一张脸解释道“我师傅他是真的消失了。啥也没提前跟我说,转天早上就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着……”

付来勇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突然板起脸向郭得友发难
“那那个小孩儿在哪?!”
郭得友被他问的一懵,脸上表情还没做出来心脏就已经疯狂跳动像是要蹦出胸膛。
“啊……?”郭得友咽了口唾沫,一脸呆滞的问道,“您说什么小孩儿啊?”
付来勇也不开口,就那么抱着胳膊盯着他,目光严肃嘴唇抿紧,好像真的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似的。
郭得友没得到回应,还被三个人甚是,本来心跳就没慢下来现在加上心虚反倒是越来越快,冷汗是又出了一身,浸湿了本就潮乎乎的衣裳。

不知道过了多久,郭得友感觉自己的腿已经开始隐隐打颤,手脚冰凉,冷汗就快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的时候,付来勇才收回了目光,挑起眉毛心不在焉的问了他一句
“真没小孩儿?”
郭得友忙不迭答应,付来勇点了点头,转身就要往外走。
郭得友一口气算是要放下了,正心虚刚才感觉付来勇好像是把他所有心思看破了时……
“队长,您看我们要不要再全面搜查一下厕所?”
郭得友整个人一震,险些载到在地上,发现三个人都注视着他,顾不上在心里大骂虾摸海多事,乖乖的抬起手蹭到丁卯所在的隔间正对着的墙角里。
“嗯,你去吧。”
付来勇指示着虾摸海和大楞头干活,自己就抱着胳膊看地板,也不知道这地上是有什么好看的东西。
郭得友看没人注意自己,慢慢的把自己左胳膊卸脱臼,方便一会儿钻小窗户。
眼看着就要搜到丁卯那个隔间,郭得友当机立断大吼一声“跳!!!”自己也窜了进去还锁上了门。
再看丁卯正扶着窗户往下一跃顺着地滚几圈就爬起来了,倒是半点没拖后腿,郭得友也不废话折起脱臼的胳膊就挤进窗户里。
男性的肩膀是全身最宽的地方,郭得友一面咬紧牙关用力,一边发誓以后一定要减肥。
其实倒不是他胖,只是那个窗户实在是小,一个健康强壮的青少年想挤过去未免太强人所难。

一边是撞门声混着付来勇的怒吼,一边是丁卯焦急的呐喊,生死一线间郭得友彻底发了狠,像离了水的鱼一样疯狂的扭动身体,终于得以脱身。
落地一瞬间好巧不巧,又是脱臼左臂先着地。郭得友仰着头呻吟一声又赶紧爬了起来,现在没时间让他磨叽了。
后一秒隔间门就被撞破,警员涌入其中,郭得友仓促间回头一望发现付来勇只是抱臂站在警员中央,却没有其他动作。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郭得友隐约间好像看到付来勇笑了一下……

“嘭”
丁卯跑着了没两步就听见一声枪声,侧头一看发现郭得友栽倒在地上,右腿已经鲜血淋漓,分明是中了一枪。
“郭得友!!!!”丁卯眼泪争先恐后的涌出眼眶,带着哭腔喊了一声。
他现在是彻底后悔了,后悔把郭得友带上这条亡命之路。
郭得友救了他一命本来就是好心为之,那晚他就算是置之不理也没有说不过去的地方,可是他救了自己,甚至为自己杀了人。
丁卯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是他第一次杀人?可是丁卯什么也没说,现在郭得友又为他受伤因为他陷入了险境,这也是自己已经遇见到了的,可他又一次的什么也没说。
他为了郭得友受伤哭着,也为自己的自私忏悔。
但是现在他们只顾得上跑。

中弹的感觉就像是有人狠狠打了你一拳,先是整条腿都麻木了一下,然后才是疼。
郭得友就呆愣着盯着自己的腿,直到又一颗子弹在他身侧炸开才回过神来。
咬牙说了一句“我死不了……走!”郭得友甚至来不及把脱臼的胳膊接上,就被丁卯架着,两个人不要命一样的向前狂奔。
又是几发子弹,不过可能因为距离的原因再没有一发命中,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丁卯跑的时候微微回头偷瞄了一眼,只看到了开枪打他们的是一个没有眉毛的男人。

这一枪之仇,丁卯清清楚楚的记了十几年。

剧烈运动让失血速度变的过快,缺氧、体温过低等等负面状况接连出现在郭得友身上,冷汗不要钱似得冒出。
他的衣服一直是潮湿的,现在整个人彻底像是被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了。

火车是半路停靠,正处蓟县深山老林之中。两个人漫无目的的逃命,不知跑了多久,直到郭得友“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才堪堪停下。
丁卯吓得不行,赶紧把郭得友翻正,发现他大腿上的弹伤在这一路上一直在流血,而郭得友现在昏迷不醒,脸色嘴唇都是惨白,显然是失血过多导致的休克。
丁卯不过是个八岁的小孩,心智尚且没发育成熟,再加上接连不断的打击和惊吓、一整天的逃命,也早已经是强弩之末。
跪在郭得友边上的丁卯只记得自己刚来得及用手捂住郭得友的伤口,就缓缓失去意识倒在了郭得友身上。

人烟稀少的深林就是野兽的天下,浓郁的血腥味加上毫无抵抗能力,让两个人成了食肉动物的最佳目标。

郭得友是被丁卯砸醒的,刚张开眼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可是失血过多和脑部的缺氧已经让他无法思考。
然后他转了转头,发现周围树林里都是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
——狼群。
扯了扯嘴唇发现根本说不出话,于是只能默默在心里哀叹一句“天要亡我啊……”就要再次昏死过去
而昏过去的前一秒,郭得友好像出现了幻觉,看到一个人影站到了自己面前。
“救……救救我们……”




.tbc

食用愉快

评论(8)

热度(29)